相关文章

录音带里的北方

来源网址:

那时候,校广播站刚刚拒绝了我,而在这之前,知道自己出外求学时,我曾用一个暑假的时间,对着自家录音机上的话筒读着一篇又一篇精致优美的文章。我把它们录下来回放时,很为自己的声音骄傲。在自己的声音里,我感受到普通话的那种字正腔圆、那种千回百转,还有一种睿智。

那个静静的下午,我带着一篇散文和贝多芬的钢琴曲《秋日的私语》走进了五楼的录音室。老师将话筒放到我面前,示意我不要紧张。在那一会儿,我听到了自己的呼吸被放大的急促声,潮汐一般。背景音乐缓缓响起,老师冲我点点头按下了一个键。录音室将外面的阳光和声音过滤得非常纯净,音乐奔泻而出。我感到自己被一种东西牵引着。对着话筒我读出了第一句,那干净的声音被放大了很有质感地充满了整个房间。

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。音乐在意识里渐渐走远,我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在房间里安静地回旋着,而眼前的声量指示灯在不停地跳跃着。最后那句读完时,音乐正在做最后的回旋,老师冲我默许地笑了笑,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就这样,老师把我们的声音收到了一盒录音带上,那里面汇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的普通话发音。

最后一节语文课是在一间大公共课教室里上的。老师关上了所有的门和窗户。课堂很静,她把那盒磁带放进机子里慢慢按下了键。同学们的声音显得既真实又梦幻,在音乐的伴奏下几乎都是一气呵成、淙淙流淌,时不时还有很好听的齿音冒出来。

老师倚在窗子下面,外面是蓝蓝的天空和南方尖锐如针的阳光,不知道是阳光的原因还是自己的眼睛已经潮了,我看到老师那眼睛里晶亮晶亮的……

那真的是能将自己感动的声音!以后的日子里,我总时不时地想起我那漂泊在南方的老师,想起她所珍藏的那盒录音带。